你的位置: 诗词网   >   故事会   >   感情故事   >   亲情故事   >   苦寻妈妈20年,千山万水阻隔不了血缘亲情

苦寻妈妈20年,千山万水阻隔不了血缘亲情

妈妈不辞而别,6岁的男孩期盼妈妈回家,但一直杳无音信。于是,他离家出走自己去寻找,一找就是20年,26岁的他终于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找到了妈妈……

苦寻妈妈20年,千山万水阻隔不了血缘亲情

2006年8月的一个上午,在河北邯郸市的一户村民家里,一个中年妇女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,她颤颤巍巍地问:“你叫啥?”男子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哽咽着回答:“陈海。”妇女的眼角顿时流出眼泪:“你父亲叫啥?”青年又吐出三个字:“陈惊涛。”妇女听了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:“孩子,妈妈对不住你!”青年也嚎啕大哭:“妈妈,我不怪你,都找你20年了,我太想你了!”两人跪地抱头痛哭……

妈妈不见了,6岁儿子望眼欲穿

陈海1980年出生在四川峨眉山,从小,他和哥哥陈江就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。父亲陈惊涛脾气暴躁,妈妈李僖芩经常无辜被殴打。但在众人的劝说下,李僖芩考虑到两个年幼的孩子还未成人,只好忍气吞声地维持夫妻关系。

几年后,陈惊涛的生意不景气,他变得更加暴躁,打骂成了家常便饭。李僖芩整天以泪洗面,抱着两个儿子哭。一天,挨打后的她实在忍不住了,流着泪对孩子说:“妈妈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,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以后,你们兄弟俩互相照顾吧……”

李僖芩离开家后心灰意冷,一边哭一边走在马路上,想一死了之。后来她遇到一个在外打工的同乡,听说在外面能挣钱,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登上了北去的列车。

陈海和哥哥在家里等到天黑,不见妈妈的踪影,15岁的小姑成了家里唯一的大人。他们三人把家里能吃的都吃光了,还是不见李僖芩回来。陈海的爷爷奶奶听说儿媳出走后也一病不起。陈海和哥哥就整天站在门口踮起小脚眺望远方。

夜里,月亮、星星爬上夜穹,陈海望着月亮说:“月亮婆婆,快让我妈妈回来吧,别让爸爸再打妈妈了,我再也不向妈妈要玩具和好吃的了……”小姑姑和哥哥也走到门口都饿着肚子看月亮星星和远处的路。

陈海在梦里见到母亲回来了,还带来许多好吃的,抱着他高兴地亲他,他高兴极了,依偎在妈妈的怀里,呢喃地喊着: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陈海被叫醒了,他揉了揉惺忪的双眼,看到的是姑姑和哥哥在喊他,他一骨碌爬起来问:“妈妈回来了?”他到处寻找妈妈,可哪有妈妈的踪影。

这天上午,小姑姑看到门口的陈海忽然不见了,她惊慌地到处寻找,可问谁都说没看见。

3天后,陈海和舅舅李子忠回来了,舅舅二话没说,就跑进屋内,可看到的是到处一片狼藉,满脸灰泥的小姑和瘦弱的陈江茫然地坐在地上。

舅舅蹲在地上大哭起来“我苦命的姐姐啊,你到底去哪了呀?”3个未成年的孩子看到舅舅的情状,也有点害怕,都扑在舅舅身上哭起来。原来,陈海一直想着妈妈,凭着跟妈妈去过外婆家的记忆,步行40多里路,找到外婆家要妈妈,外婆以为孩子说胡话,就让舅舅领孩子回来看看,没想到竟是真事儿。

外婆家召集亲戚朋友开始漫无目的地找寻,可跑了几百里路,走了许多亲戚朋友家,都没找到李僖芩。由于家境困难,家人再也无力寻找李僖芩了,都回到各自的家中过日子去了。后来,爷爷奶奶也相继过世,父亲陈惊涛和别人组合了新的家庭,根本不管陈海兄弟两人。辍学在家的小姑担负了陈海兄弟的生活起居,3个孩子开始像大人一样下地干活,一起收获庄稼,在亲戚邻居帮助下,生活勉强能度过。

1992年春天,姑姑出嫁了,家里只剩下了陈海兄弟俩。此时,12岁的陈海还未忘记找妈妈的事,他听人家说,许多人都到南方打工了。他想妈妈是否也去南方了呢?他经常暗暗落泪,也经常在梦中哭喊着妈妈,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,失去母爱的陈海兄弟下定决心要找回亲他们爱他们的妈妈。

边打工边找妈妈,20年不间断

1993年夏天,13岁的陈海来到广东打工,他要挣钱圆自己找妈妈的梦。从未出过门的他,面对人海如潮的大都市,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妈妈。他茫然地走在大街小巷,因为年龄小,没人雇佣他,又与同乡走散了,所以他只能靠乞讨为生,每天露宿街头,与乞丐和老鼠抢饭吃。

有一次,陈海因为实在太饿了昏倒在路边,被路人认为是死了,把他扔到城郊的垃圾场,幸好被捡垃圾的人救活。后来,他就开始帮着人家捡垃圾,以卖破烂为生。在一些同乡的帮助下,陈海终于在广东安顿下来,走上打工的道路。他一边打工糊口,一边打听妈妈的消息,总盼望有一天能在街头碰见妈妈。他依稀记得妈妈有条大辫子,每次看到这样的背影就追上去问,但总是误会一场。陈海不气馁,仍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。

一年一年过去了,陈海在艰难的打工生活中成长起来,他把挣到的钱都悄悄攒下来,舍不得吃穿,他想挣很多钱,然后去全国各地找母亲。打工期间,他只要听说哪儿有来自四川的人,尤其是和妈妈年龄相仿的妇女,他都会去打听。几年来,他跑遍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佛山、珠海等打工人员聚居地,但妈妈就好像故意躲着他一样,一直没有音讯。

陈海日思夜想着妈妈,他觉得妈妈可能是因为有难处回不来,也可能是因为愧疚,不想见儿子。可是,作为她的儿子,他还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妈妈找回来。

2005年初,哥哥的病情得到了控制,渐渐好起来了。然而陈海此时已经用光了所有的积蓄,他不得不再次回到东莞打工。那几天,他加班加点地工作,加紧挣钱攒钱,继续他耽搁了四年的寻找妈妈的行动。

2006年春节前夕,陈海看到别人都家家团圆的样子,这更加剧了他对妈妈的想念。回到老家四川后,他先是找舅舅追问母亲这20年来的消息。舅舅认为都走失20年了,不可能再找到了,而且也不愿让外甥到处跑来跑去吃尽苦头,又白白地花掉那些钱,所以他坚持说没有任何消息。陈海又回到东莞找哥哥商量,哥哥看到弟弟的辛苦,也坚决反对他的想法。

除夕那夜,陈海更加思母心切,他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他在梦中见到了妈妈,妈妈比以前衰老了许多,以前的大辫子少妇变成短发的中年妇女。陈海笑着迎接妈妈回来,但转眼又消失了,找不到妈

上一篇: 让灵魂跟上来

下一篇: 射杀